诸暨网_诸暨市广播电视台,诸暨新闻网

金瑞期货铜半年报:不悲不喜趋势震荡 趋势性套利机会并不明朗

2019-07-02 23:51:19   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  作者:张林峰

  地产投资支撑转弱 下半年先下后平 2019年上半年经济表现低于预期但并未失速,核心在于房地产开发投资仍高位。土地购置压制下房地产投资支撑开始转弱,下半年经济压力也会逐渐显现。但美联储降息周期开启下,中美利差倒挂的风险不在,中国的政策有调整空间,下半年可能会迎来先下后平的格局。

  市场矛盾仍是中国消费能否复苏 短期聚焦谈判 一季末市场对旺季消费抱有很高期待,但最终大幅低于预期。二度末猜测三度末中国经济将触底复苏,但从铜消费的各个领域来看,仍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:汽车和空调还看不到企稳的迹象,电力行业下半年确实值得期待,但并非农网改造提速或者电力十三五规划提前完成,仅是上半年电力投资欠账太多,下半年需要提速。地产消费稳字当头,投资增速和施工增速下行,竣工增速回升。

  铜价涨跌,历史表现宏观说了算 铜在有色六大品种与宏观的紧密程度较其他品种更高。当宏观与供需方向一致时,毫无疑问判断铜价的方向并不难。但往往现实并非如此简单,宏观与供需错配的行情不在少数。基于历史上的错配行情,宏观与供需劈叉之年,最终都是宏观掌握了铜的定价权。供需只是定价铜在各品种中的相对强弱关系,供需偏紧则较其他品种更强,供需偏弱则表现弱于其他品种。

  原料继续收紧 精铜保持紧平衡集中检修后,精铜供应压力上升。但从冶炼利润角度来看,TC仍面临下行压力,将对冶炼厂整体开工有压制。下半年消费增长0.75%(去年同期该增速为1.8%)之下,精铜维持紧平衡。继续收紧的精矿+小幅削减的废铜进口+中性的精铜供应,继续给予铜基本面一定支撑。

  下半年铜价或先抑后扬 目前国内经济下滑进程还未结束,仍将继续探底,贸易谈判结果会决定国内政策调整幅度,外部压力趋弱,则国内对冲力度也会下滑,但外部压力增加,国内的刺激力度也会加强。当下贸易谈判因美国经济压力而阶段性缓和,国内经济边际上也稍微好转,在此假设下,LME三月核心波动区间为(5800 6400)美元/吨,对应沪铜主力(46000 50000)元/吨。若谈判形势恶化,则境内外价格区间将下移至(5500 6200)和(44000 48000)。

  铜价交易逻辑

  下半年宏观与供需仍有可能产生错配,基于历史上的错配行情,宏观与供需劈叉之年,最终都是宏观掌握了铜的定价权。市场矛盾仍是中国消费能否复苏这一核心问题,且易受到中美谈判结果的影响。

  我们的观点

  房地产投资支撑开始转弱,下半年经济压力也会逐渐显现。但美联储降息周期开启下,中美利差倒挂的风险不在,中国的政策有调整空间,下半年经济可能会迎来先下后平的格局。铜价或先抑后扬,在经济下行压力下表现承压,但贸易摩擦在经历一段时间紧张后有可能会再次出现阶段性缓和,国内政策托底会让经济趋稳,届时铜价可能会有所回升。

  基本面来看,下半年消费增长0.75%(去年同期该增速为1.8%)之下,精铜维持紧平衡。继续收紧的精矿+小幅削减的废铜进口+中性的精铜供应,继续给予铜基本面一定支撑。

来源:金瑞期货

来源:金瑞期货

  目前国内经济下滑进程还未结束,仍将继续探底,贸易谈判结果会决定国内政策调整幅度,外部压力趋弱,则国内对冲力度也会下滑,但外部压力增加,国内的刺激力度也会加强。当下贸易谈判因美国经济压力而阶段性缓和,国内经济边际上也稍微好转,在此假设下,LME三月核心波动区间为(5800 6400)美元/吨,对应沪铜主力(46000 50000)元/吨。若谈判形势恶化,则境内外价格区间将下移至(5500 6200)和(44000 48000)。

  风险点:向上风险全球宏观数据大幅下滑、谈崩;向下的风险来自谈判超预期达成。

  全球经济体正在迈入降息周期

  1.美国增长动力面临不足的风险

  美国经济在2018年的增速达到了近年的最高值,而在2019年以后就出现了明显的边际上的转弱。2018年美国经济增速强劲的核心原因在于积极的财政政策刺激,主要包括了减税方案和财政扩张。但这些财政刺激方案的效应正在边际递减,使得2019年美国经济大概率是要下行的。

  (1)美国制造业PMI连续下滑

  美国一季度GDP修正值增长3.1%,初值为增长3.2%,一季度的GDP增速被略微下调,但仍然是高速增长。拉动率最高的两项是净出口和存货变化。净出口表现好的原因是因为3-4季度抢进口导致进口透支,因此1季度亮眼的表现难以持续。存货的变化也比较异常,与工业经济表现出现背离。从美股制造业库存变化情况来看,批发商和零售商库存明显增加,制造商库存变化相对较小,这种差异很可能是贸易摩擦而导致下游企业大量备库所致。这些短期因素对美国经济起到了明显的拉动作用。4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仅为1.6%,仍然大幅低于2%的增长,消费依旧疲软,这种疲软消费导致通胀水平也处于低位。美国的ISM制造业指数延续下跌开始了市场的恐慌,与之相对应的是通胀的下行,这些都是美国经济走软的迹象。作为消费型美国经济长期面临消费失速的压力,这种趋势或在下半年的经济数据中逐步体现,也导致市场目前对于美联储的降息预期也在上升。

(2)美国正在靠近降息周期,衰退尚未开始

金瑞期货铜半年报:不悲不喜趋势震荡 趋势性套利机会并不明朗

(2)美国正在靠近降息周期,衰退尚未开始

  在6月份的美联储议息会议中,美联储维持当前利率在2.25%-2.5%的水平,符合我们此前的预期。但美联储官员的讲话发生了明显变化,与此前一次决议的内容相比,本次决议内容明显转鸽。美联储表示,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加,将密切监控未来收到的信息,将“采取适当行动”来维持经济。同时,美联储FOMC在政策声明中删除“耐心”一词。这一描述是美联储今年早些时候政策“转向”的一个关键部分,向市场发出了一个更为温和的利率政策信号。美联储降息历史上都是锚定失业率,历次降息的周期开始就是失业率的最低值,这也体现了美联储的逆周期操作。目前失业率已经达到70年以来最低的3.6%,目前进一步下降至更低的水平难度十分大,周期基本可以确认是失业率的底部,这暗示着美国也即将迎来降息周期。

(注:来源如注明诸暨网和《诸暨日报》即为原创内容,其他网络媒体禁止转载,责任编辑:李娜)